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说:“凡服汤药,虽品物专精,修治如法,而煎药者鲁莽造次,水火不良,火候失度,则药亦无功”。因此,为使中药汤剂发挥最大疗效必须掌握正确的煎药方法。
  各种《中药学》教材都提到“生石膏入汤剂宜先煎”,生石膏先煎的原因,《方剂学》认为:“矿石类药物,因质坚而难煎出味,应打碎先煎,以便“有效成分析出”。20世纪50年代,时逸人先生提出:“石膏质重……多水久煎,有效成分方能溶解一部分”。此后主张石膏先煎者均同此说。夫中药之理,法于阴阳之理,在四气、在五味、在于升降浮沉。古代少数医籍认为石膏先煎之意在“味淡难出”。石膏味淡且质密,诚难煎出。然味淡则应倍用,质密理当细研,生石膏质密需细研为末,若不研细入药,久煎亦不能出;味淡者久煎则失其味,夫用药,或取其气、或取其味、或取其重而镇、或取其轻而扬。煎之既久能令生石膏辛味散,寒气消,药性减弱反不堪用。
  古代名医先贤中,善用石膏者首推仲景。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中共载含石膏的方剂17首,即越婢汤、桂枝二越婢一汤、越婢加半夏汤、越婢加术汤、麻杏石甘汤、白虎汤、白虎加人参汤、白虎加桂枝汤、竹叶石膏汤、小青龙加石膏汤、大青龙汤、风引汤、厚朴麻黄汤、木防己汤、文蛤汤、麻黄升麻汤、竹皮大丸,以石膏入汤剂的方剂,煎煮一般有三类方法。一是石膏与知母、粳米为伍,诸药同煮,米熟汤成,白虎汤即是其代表方;二是石膏与麻黄相配,多为先煮麻黄,后下石膏及诸药,分温服,大青龙汤、越婢汤为其代表方;三类是石膏与其他药同下共煮,或为末共煮,分温服,木防己汤、风引汤是其代表方,所有煎煮方中无一方提及石膏先煎。有的方剂甚至不用久煎,如白虎汤将石膏与粳米等药共煎,米熟而汤成。按现今时间计算,“米熟”最多不过30分钟。而白虎汤清热效果之著甚为古今名医称道,临床验案证实石膏不用先煎即有良好的清热作用。清末名医张锡纯是近代善用石膏的代表人物,其方中石膏,或与他药共煎,或轧细粉冲服,并无先煎之论。《医录》则强调“轧细”。认为“凡石质之药不轧细,则煎不透”,是很有道理的。可能因为强调轧细,并不要求先煎或久煎,有时只“煎两三沸”。坎离互根汤中甚至先煎茅根,后入石膏及诸药,确实与众不同。现代中医泰斗蒲辅周常用含石膏汤剂以退高热,遍观其医案,也未见有先煎石膏之方。高等医药院校教材《方剂学》(第五版)收载含石膏方剂22首,有20首与他药同煎。除仲景方外,有唐代王焘之石膏汤、宋代钱乙之泻黄散、金代刘完素之大秦艽汤、明代张景岳之玉女煎、陈实功之消风散、清代吴鞠通之化斑汤等。对于石膏同煎均无异议,这应该不是偶然现象。
  所以,从历代医家的经验看,生石膏内服需要先煎只是极少数医家的观点。生石膏先煎的说法和应用不是历代生石膏运用的主流,而其理论亦和中医药理论不相符,所以生石膏入药不需要先煎。